贵州高速专职外部董事刘大能被查 原副总覃杰曾被批嫖娼赌博搞迷信活动……

贵州高速专职外部董事刘大能被查 原副总覃杰曾被批嫖娼赌博搞迷信活动……

7月2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消息,贵州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专职外部董事刘大能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通报称,据贵州省纪委监委消息:贵州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专职外部董事刘大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贵州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记者注意到,早在2019年11月2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消息,贵州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董事、副总经理覃杰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通报称,据贵州省纪委监委消息:贵州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董事、副总经理覃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贵州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公开简历显示,覃杰,男,1965年11月生,土家族,贵州铜仁人,在职研究生学历,工程硕士,1990年11月参加工作,1999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贵州省桥梁工程公司第三工程处员工;贵州省桥梁工程总公司第三工程处副处长;贵州省桥梁工程总公司第三工程处处长;贵州省桥梁工程总公司第三工程处处长,清黄高速公路第二合同段项目经理部经理(兼);贵州省桥梁工程总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委员,第三工程处处长(兼);贵州省桥梁工程总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委员;贵州省公路工程集团总公司副总经理(法定代表人、主持行政工作)、党委副书记;贵州省公路工程集团总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贵州省公路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党委副书记;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法定代表人)、党委副书记;贵州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法定代表人)、党委副书记;贵州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董事、副总经理。

2020年8月3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了覃杰被“双开”的消息。

通报称,据贵州省纪委监委消息:经贵州省委批准,贵州省纪委省监委对贵州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董事、副总经理覃杰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经查,覃杰违反政治纪律,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搞迷信活动;

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接受管理服务对象高消费娱乐健身活动安排,挥霍浪费公共财产;

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事项,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调动提供帮助;

违反廉洁纪律,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违反群众纪律,向企业主摊派费用;

违反工作纪律,违规挪用经营性收入;

违反生活纪律,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

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嫖娼、赌博。

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安排下属套取国有资产用于其购买高尔夫会员卡,涉嫌贪污犯罪;

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覃杰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国家公职人员,严重违纪违法并涉嫌贪污、受贿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不知止,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国有企业领导人员廉洁从业若干规定》并参照《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省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覃杰开除党籍处分;由省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2020年9月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贵州检察机关依法对覃杰决定逮捕。

消息称,贵州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董事、副总经理覃杰(副厅级)涉嫌贪污、受贿一案,由贵州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经贵州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日前,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贪污罪、受贿罪对覃杰作出逮捕决定。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2020年10月1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贵州检察机关依法对覃杰涉嫌贪污、受贿案提起公诉。

消息称,日前,贵州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董事、副总经理覃杰(副厅级)涉嫌贪污罪、受贿罪一案,经贵州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黔南州人民检察院依法向黔南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覃杰享有的诉讼权利,依法讯问了被告人,核实了相关证据,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黔南州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覃杰利用担任贵州省公路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总经理,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总经理,贵州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董事、副总经理等职务上的便利,侵吞国有资产,数额巨大;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贪污罪、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综合:高检网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全国U12冰球赛在西宁开赛

全国U12冰球赛在西宁开赛

  新华社西宁7月28日电(记者耿辉凰)全国U12冰球比赛28日在青海省西宁市开赛,来自全国18支队伍的400余名冰球小将在高原冰场将进行为期6天的比拼。

  据了解,为进一步贴近青少年运动员特点,赛事采取了允许联合组队、循环赛制、不停表计时等相关措施。为鼓励更多青少年参与冰球运动,赛事分为优胜组和优才组,共进行37场比赛。

 

责编:海闻

《卫报》发文起底“新冠病毒实验室泄漏”阴谋论是如何被西方媒体炒作的

《卫报》发文起底“新冠病毒实验室泄漏”阴谋论是如何被西方媒体炒作的

澳大利亚反华记者 莎莉•马克森

7月14日,《卫报(澳大利亚版)》刊登文章,梳理回顾去年以来澳大利亚反华记者莎莉•马克森(Sharri Markson)同美国右翼势力相互勾结、联手炒作新冠病毒“实验室泄漏”论的相关内幕,质疑马克森的信息来源可信度和撰文意图。

马克森此前发文使得“武汉实验室泄漏论”一夜之间在澳大利亚甚嚣尘上。这很快被其他媒体跟风报道和讨论,但基本上都遭到了驳斥。

马克森的最初报告在2020年发表时,遭到了美国广播公司的严厉抨击,该节目援引专家的话称,没有证据表明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来自实验室。

福克斯新闻节目主持人 塔克•卡尔森

马克森的报道同样被美国媒体所关注。福克斯新闻节目主持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与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关系密切,他称马克森的这篇文章是“一篇惊人的新闻报道”。

“新冠病毒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意外泄漏”的想法很快成为阴谋论的一部分。一些人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声称,这种病毒不仅是故意制造的,而且还打算作为一种生物武器。但主流媒体对此却嗤之以鼻。

尽管生物武器理论仍被谴责为胡说八道,但关于“病毒意外泄漏”的想法最近得到了一些关注。这种转变反过来又导致特朗普支持者和其他阴谋论者自豪地宣称,这一想法一直都是正确的,只是因为媒体没有认真对待。

《澳大利亚人报》

马克森现在是《澳大利亚人报》的一名调查作家,他领导了该机构的当地报道,发表了大量关于实验室泄漏理论的报道,并撰写了一本书,名为《武汉到底发生了什么》,定于9月份出版。

虽然她在《澳大利亚人报》的报道没有明确宣称实验室泄漏是病毒的源头,但她却毫不含糊地断言说事情的真相遭到“巨大的掩盖”,她甚至声称美国总统拜登的首席医疗顾问安东尼•福奇博士在2020年初就知道新冠病毒的“不寻常特征”,并称他“需要辞职”。

马克森的这些观点在澳大利亚仅得到了有限的附和。但在美国,她的报道在支持特朗普和极右翼的圈子里埋入了肥沃的土壤,福奇已被塑造为一个令人憎恨的形象。

特朗普前高级顾问班农

今年5月,她又出现在班农(Steve Bannon)的播客上,称福奇“必须回应”他涉嫌参与研究武器化病毒的事情。上个月,她的工作在默多克旗下的《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上得到了两页报道。后来,她与前特朗普政策顾问斯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支持特朗普的众议员德文•努内斯(Devin Nunes)和参议员约翰•巴拉索(John Barrasso)一起出现在福克斯新闻上。

福克斯新闻上陆续出现一批评论员,声称新冠病毒是一种生物武器,是“(中国)在寻求全球主导地位”过程中故意制造的。

伊莉斯 • 托马斯(Elise Thomas)是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研究员,研究的主题包括阴谋论。她现在是全球战略对话研究所(glob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Dialogue)的开源情报分析师。她描述了西方媒体的反馈循环(feedback loop),国外评论员的观点会被带到其他媒体来增加可信度,就像卡尔森把马克森当作证实自己理论的压舱石一样。

文章称目前,没有人确切知道病毒是从哪里来的。在科学界,关于病毒起源的认知并没有发生戏剧性的变化。普遍的共识是,新冠病毒不可能从实验室中泄漏出来。

澳大利亚在上周对证据的审查中发现,最有可能的解释仍然是新冠病毒来自动物。

澳大利亚医学病毒学家多米尼克•德怀尔(Dominic Dwyer)教授参与了今年1月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调查,该调查发现,实验室不可能发生泄漏,病毒可能是通过蝙蝠或穿山甲传染给人类的。

他说,澳大利亚媒体的关注点已经变成了政治,而不是科学。

【责任编辑:马芮】

责编:海闻

赛事前瞻:跳水梦之队初登场 中国双旗手同亮相

赛事前瞻:跳水梦之队初登场 中国双旗手同亮相

  (东京奥运)赛事前瞻:跳水梦之队初登场 中国双旗手同亮相

  中新社东京7月24日电 (记者 王祖敏)东京奥运全面开战的第二天(25日),18枚金牌等待瓜分,中国军团有望在跳水、举重、射击、跆拳道等赛场有所斩获。

  当日,中国代表团的双旗手朱婷和赵帅将双双亮相。前者将参加中国女排在本届奥运会上的首战,后者将在跆拳道赛场争夺金牌。

7月23日,第32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在日本东京新国立竞技场举行。图为中国体育代表团入场,女排奥运冠军朱婷(前左)和跆拳道奥运冠军赵帅担任旗手。 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东京奥运跳水比赛25日拉开战幕,率先决出的是女子双人三米跳板金牌。

  从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以来,中国跳水队已在连续9届奥运会上获得40枚金牌。但遗憾的是,这个金牌大户至今还未能在奥运会上实现包揽。

施廷懋(左)、王涵(右)。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东京之旅,中国跳水欲弥补这一缺憾。在率先展开争夺的女子双人跳板项目上,中国队已实现了奥运四连冠。此番由里约奥运3米跳板单人和双人两金得主施廷懋与世界冠军王涵联袂出战,金牌当不会旁落。

资料图:中国选手汪顺在比赛中。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当日的游泳馆还将产生男子400米混合泳、400米自由泳和女子400米混合泳、4×100自由泳接力4枚游泳金牌,中国队将在男子400米混合泳(汪顺)和女子4×100米自由泳接力项目上力争奖牌。

当地时间7月22日,东京奥运会开幕在即,中国运动员在东京水上运动中心进行适应场地训练。图为中国选手张雨霏在场边准备训练。 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被寄予夺金厚望的中国小将张雨霏将于当日参加女子100米蝶泳半决赛。

  举重赛场将产生男子61公斤级和67公斤级两枚金牌,中国选手李发彬和谌利军将分头出击,在两个级别上都有夺金希望。

  在2019年世锦赛上,李发彬包揽61公斤级抓举、挺举和总成绩三枚金牌,并打破总成绩和抓举两项世界纪录。他在本届奥运会上的最大对手是印尼老将伊拉万。

资料图:里约奥运会上,谌利军身体出现状况,两次试举失败,随后宣布弃权。中新网记者 富田 摄

  在里约奥运会上成为夺金热门的谌利军因为腿部抽筋,遗憾退赛。5年的“蛰伏”后,这位已28岁的老将卷土重来。拥有2018年和2019年两个世锦赛总成绩冠军头衔的他,在67公斤级优势较为明显,此番需警惕哥伦比亚和乌兹别克斯坦选手的“偷袭”。

  跆拳道将产生男子68公斤级和女子57公斤级2枚金牌。在里约奥运为中国军团实现跆拳道男子项目奥运金牌零的突破后,东京奥运中国代表团旗手赵帅将第二次踏上奥运赛场。

  5年前的里约,赵帅出人意料地获得男子58公斤级冠军,成为中国军团的最大黑马。此番再战东京,黑马已成白马,他也升级至68公斤级。升级别后在力量和连续性方面的欠缺,将使他在本届奥运会上面临更大挑战,他最主要的对手是韩国名将金大勋。

  22岁的周俐君是这个奥运周期崛起的新星,曾在2019年获得大奖赛冠军。在她参加的女子57公斤级角逐中,最大夺冠热门是伦敦、里约奥运会双料冠军,英国名将贾德·琼斯。

  在开赛首日收获奥运首金和一枚铜牌后,中国枪手在男子10米气步枪和女子10米气手枪两项中,继续瞄准奖牌。

资料图:杨皓然。 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成名于2013年天津全运会的杨皓然将携和他当年一样稚嫩的小将盛李豪出战男子10米气步枪。在里约奥运会无功而返后,杨皓然在这个奥运周期状态出色,在2018年还打破了该项保持26年的世界纪录。

  不满17岁的盛李豪,在这个奥运周期异军突起,在奥运资格选拔赛上位居10米气步枪总积分的第二名。此次他将和杨皓然一起向该项目奖牌发起冲击。

  在女子10米气手枪赛场,也将迎来一位“00后”。在2018年的世界射击锦标赛中,21岁的姜冉馨和队友林月美、姚雨诗为中国队获得女子10米气手枪团体冠军。此番她将再次和林月美一起上阵,在个人赛中为奖牌而战。

  射箭将产生女子团体金牌。在韩国人一统天下的女子射箭赛场,由吴佳欣、龙晓清、杨晓蕾组成的中国队将力争奖牌。

  乒乓球混双将于25日进行1/4决赛和半决赛。在1/4决赛中,中国组合许昕/刘诗雯将迎战罗马尼亚选手,如胜,将在半决赛中对阵中国香港组合与法国组合之间的胜者。

  中国台北组合和日本组合同在下半区,在1/4决赛中,中国台北组合将迎战韩国组合,日本组合的对手是德国组合。

  中国代表团另一名旗手朱婷领衔的中国女排将迎来东京奥运的首次亮相。

  但作为中国女排的首个对手,土耳其队7名队员因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密接者,目前处于隔离状态。25日的赛事,土耳其队能否参赛或将以何种方式参赛引人关注。

  男篮比赛也拉开战幕,25日将进行4场较量,其中最受关注的当是世界霸主美国队迎战世界排名第七的法国队。

在7月24日进行的小组循环赛中,中国男队13:22不敌塞尔维亚队。 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三人篮球赛场,中国男女队都将迎来两场比赛,男篮将分别迎战拉脱维亚队与荷兰队,女篮的对手则是意大利队和法国队。(完)

【编辑:于晓】

南京新冠阳性增至22例 已采集核酸标本500多万份

南京新冠阳性增至22例 已采集核酸标本500多万份

  新华社南京7月22日电(记者沈汝发)南京市22日对外发布,截至22日13时,南京市共诊断1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7个轻型、6个普通型),另有9例无症状感染者。全市开展的全员检测目前已采集核酸标本500多万份。

  据南京市卫健委二级巡视员许民生介绍,所有确诊病例都在南京市公共卫生医疗中心进行隔离治疗,省市专家组进行会诊,同时中医西医共同治疗,目前所有患者病情平稳。

  同时,截至7月22日12时,南京市、区两级疾控和公安部门已排查在南京密切接触者531人,次密接321人,排查、转运、采样等工作仍在进行中。已封闭小区(村居)34个(江宁区29个、溧水区5个),禄口街道继续确定为封控区域,进行封闭管控,人员只进不出。

  全员核酸检测是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重要举措。许民生说,自7月21日下午启动全员核酸检测工作,各区均制定了全员核酸检测方案,完成采样点布置、人员培训、分组设置、物资准备等工作。南京市现有76家检测机构,日检测能力可达350万人。

  对于备受关注的溯源问题,许民生介绍说,相关部门将继续加强协作,充分利用大数据等技术手段联合开展检测阳性人员的流调工作,排查密接及次密接者,继续开展核查、追踪、管控和核酸检测等工作。

  另外,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陈雪梅介绍说,南京市1.4万名社区工作者已经全部投入到各个核酸检测采样点,同时,发动机关干部、党员、社区居民等5万多人次组成了一个志愿者服务团队,在各个采样点上做好引导和服务工作。

责编:海闻

哈萨克斯坦单日新增病例首超6000例 15地区处于疫情“红区”

哈萨克斯坦单日新增病例首超6000例 15地区处于疫情“红区”

  (抗击新冠肺炎)哈萨克斯坦单日新增病例首超6000例 15地区处于疫情“红区”

  中新社努尔苏丹7月23日电 (记者 张硕)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疫情持续恶化。截至当地时间23日,哈全国17个州及直辖市中的15个地区处于疫情风险等级“红区”。

  数据显示,截至当日15时,该国过去24小时新冠肺炎病例和具有新冠肺炎症状但实验室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的肺炎病例新增确诊逾6100例,这是该国自去年3月发生疫情以来单日新增首次突破6000例,累计确诊病例超57.5万例。

  首都努尔苏丹市长库里吉诺夫日前在介绍疫情形势时表示,隔离限制措施仅对临时降低发病率增速有效,无法依靠其战胜疫情。库里吉诺夫强调,接种疫苗是战胜疫情的唯一途径。他表示,根据总统指示,市政府将采取措施遏制疫情蔓延:未来将新增设100个移动医疗小组,为新冠肺炎患者和密切接触者提供居家医疗服务;保障药品储备,医疗机构应储备不少于2个月的药品和个人防护用品;将继续提高疫苗接种速度,目前已在该市所有医疗机构及大型商场设立了疫苗接种点,并组建完成了移动疫苗接种队,方便民众就近接种疫苗。据库里吉诺夫介绍,目前全市已有超31.8万人接种了第一剂疫苗。

  针对当前民众疫苗接种情况,哈卫生部第一副部长肖拉诺夫表示,截至22日,哈全国范围内完成第一剂疫苗接种者超500万人,完成第二剂疫苗接种人员超299万人。肖拉诺夫对此表示,由于“德尔塔”变异毒株在哈全境蔓延,当务之急须扩大适宜接种疫苗人群范围,将不再设置接种人员年龄上限,即所有超过18岁人员均可接种。(完)

【编辑:甘甜】

封面深镜丨全网搜寻的“铲车英雄”:他家被冲毁出来避难 一口气救下69人

封面深镜丨全网搜寻的“铲车英雄”:他家被冲毁出来避难 一口气救下69人

封面新闻记者 杨峰 郝莹 张奕丹 河南巩义报道

7月22日,滞留河南巩义市竹林镇的张立涛,直呼自己“死里逃生”。他是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的教师,他的手机了也多了一个“救命恩人”。

这位“救命恩人”是河南巩义米河镇高庙村一汽车维修店老板,名叫刘松峰。7月20日,他驾驶铲车,在山洪中救下了张立涛一行69人,其中65人是高校新入职教师,而且半数是博士、硕士。

7月22日,刘松峰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在积水中,铲车几乎无法刹车,救人时他也曾感到害怕。他并不是专业的救援人员,而是家被洪水冲垮后临时来到高庙村的避难人员。

张立涛表示,他带队,刚刚结束为期一周的入职培训,原本打算返回郑州,却遭遇山洪。“命悬一线,可以说是我一生中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7月20号中午,跟着村委副书记杜新玉前往避难点的路上,刘松峰听到了呼救的喊声,“说下面有两个大巴车,叫赶紧下去救人。”雨太大,他没有看到是谁喊的,就先带着绳子下去了。

他们所在的山坡下方是一条国道,此时已经被洪水占领,分不清积水区和不远处的汜水河,两辆大巴车被洪水冲向国道一侧,其中一辆车轮被卡在加油站旁的下水道里。隔着20来米,刘松峰和杜新玉把手中的绳子扔向下方,刚扔出去便被狂风暴雨吹回来。

困顿中,刘松峰突然问,你们这上面有没有铲车?避难点仲发新材料公司的人告诉他,有铲车,但是没钥匙,也没人开。“我说我能给他启动,我也会开,我就上去了。”刘松峰随手捡了个类似螺丝刀的东西,撬开盖子直接把电线连起来,启动铲车后便向下开去。

上下一趟不过六七分钟,回到路边时,水已经淹没大巴车发动机。杜新玉提议,先把道路边阻挡救援的围墙推倒,便于通行。然而墙塌后,前面仍然是不知深浅的积水,没有人知道往前一步会不会被吞没。此时大巴车已经被水流冲击的左右摇摆,幅度近半米,“当时看着非常吓人,不能再等,我就开车试探着一点点下去,走到大巴车跟前时已经刹不住了,刚好顶到车上,”刘松峰说。

他们选择的是靠近加油站的那辆大巴,有许多人已经砸碎玻璃爬了出来,一棵树倒了,有人骑在树上,有人抱着加油站的机器,还有人待在车顶和车里的逃生口附近。刘松峰驾驶着铲车,将铲斗举到跟车顶一边高,看着师生们一个个从逃生口爬出来进入铲斗。中间好像有人划伤了手,刘松峰已经记不清了,甚至连这40余人究竟被转运了几趟他都记不清。“可能是3趟,也可能4趟,我当时太慌了。”

一辆车上的人安全转移,一位张先生着急的让他赶紧救另一辆大巴上的人,那辆车在河边,再晚了怕车掉进去。“我说真去不了,太远了,路上水至少有1米78深,水流又急,车过去的时候侧面冲击大,稳定不住的话我也会被冲走。 ”杜新玉指着上方的小路说,铲车能从那开过去。刘松峰倒车调头走上小路,车斜着插进去,一边是铁路,一边是墙,与大巴车同向顺着水流停下。

“我没有数那辆车上有多少人,是一次性端过来的,下来之后我听人家说是18个。”刘松峰说。靠近大巴车时,有一位女士站在墙上,水已经漫过墙,她一手捞着树枝,一手抱着孩子,手都在发抖。“如果用绳子来救的话,抱着孩子就没法上来了。”刘松峰庆幸道。

在被困者眼中宛如天降神兵的刘松峰,在救人过程中心里一直很害怕。“那是人啊!东西摔坏了没事,那是人啊,一车人!”想到人们已经安全转移,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尽管心里有种种恐惧,刘松峰没有想过放弃救人。他说,“我当时不知道他们是老师,以为那是一车孩子,年龄看着都不大。 我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孩子搁上边儿都在哭。我没有绝对的把握,但是一定要下去试一下,要是翻了那就没办法,如果不施救,我以后良心都过不去。”

刘松峰不止“敢”救,他也“能”救。从2001年至今,他一直从事维修工程机械,2004年以前是开铲车的司机。“我们出去经常救援铲车,车坏到路上了,我们就把它接上电开走,不会有手生这种问题。”

他家里原本开着一家修理厂,在这场大雨中全部被冲垮,积了半米深的淤泥。“家里除了人是好的 什么都没有了。两辆车被泡了,房子淹了,修理厂全部冲完,啥都没有了。”

刘松峰告诉记者,他办修理厂时在农村信用社贷款了10万块,现在还钱有些艰难,只能走一步说一步。“家里头房子装修还算好,加上电器至少得10万块钱。我的车值个10万多,厂里边大概是十六七万,算下来损失至少三四十万吧。”刘松峰语气有些苦涩,还是说“没办法,只要人还在,啥都会有的。”

目前,刘松峰的父母还困在老家,自己在高庙村的避难点过渡。他说,米河镇现在好多人都是没地方住,在外边打地铺。政府也尽最大的努力了,但是受灾人太多,所有能安置的都安置满了。

7月22日,获救者张立涛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他们一行65人是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的教师,博士占一大半,一小部分是硕士,由他带队,刚刚结束为期一周的新教师入职培训。

张立涛表示,20日上午,他们分别乘坐两辆大巴,从竹林镇返回郑州,车辆行至米河镇高庙村时,洪水飞速上涨,大巴很快便不受控制。“车子来回被水冲,一会儿横着冲,一会儿竖着冲,我们被冲到了路和河道的中央,被卡在墙那块了,司机也在大哭。”

“那时水已有车窗这么高了,大概有1米7左右。洪水扑面而来,车窗玻璃好多都变裂纹状了。而且当时我眼睁睁看到,斜后方一辆红色的8轮大货车被水冲走。”

张立涛表示,他们也尝试采取了多种自救方式,他带头敲碎了大巴车的车窗,把窗帘取下做成绳子,让老师们抓着绳子以防被冲走。下车后,他们站到了路边1米高的墙上,但积水仍高至膝盖处。

在张立涛一行人一边自救一边等待救援时,前来查看水势的刘松峰刚好注意到了他们和两辆受困的大巴车。“附近公司有铲车,刘师傅刚好会开,他打碎玻璃进到铲车,电打火把车启动,分批次把我们全都救了出来。”

张立涛告诉记者,在他的手机通讯录中,刘松峰被备注为“救命恩人”。等洪灾过去后,他将专程前来拜访刘松峰以表达感谢,“这次经历永生难忘,我们应该是生死之交。”